巴塞罗那古老西班牙王国最有名的城市背后的故事(下)

  我们有了开始研究巴塞罗那的机会,在通过《城市的远见》纪录片中的一集,大致了解了这种棋盘布局给城市带来的好处和巴塞罗那在城市街区复兴所做的努力。

  接下来,文中大部分的内容都在挖掘巴塞罗那最隐秘的那段城市记忆,因为无论城市规划学科是怎么发展的,一个城市历史和政治才是影响这个城市今天规划布局的最根本性的因素。

  虽然巴塞罗那权贵阶层在关于这场城市未来图景的争夺中失败了,但这次失败,对于城市,却是幸运的。这次契机,不仅带来了广泛的政治和经济的变革,更为巴塞罗那城市未来空间的发展,确定了框架,正是1859年的那场规划风波和Cerda的方案,让巴塞罗那成为了我们今天熟知的样子。

  每个八边形街区都被放在边长为113米的正方形格子内,四个倒角都是45度。倒角的灵感来自于巴萨老城区,在狭窄的街道中车辆想要拐弯实属不易,倒角腾出了转弯的空间,改善了狭窄街道中的通风和采光问题,还顺带让十字交叉处的街角有了点儿小广场的意思。

  至于八边形街区内部的设计,Cerda想了很多种方案。最常被提起的一种如下图,灰色部分为建筑物,留白处为绿地和公共空间。建筑物只占街区两侧,进深不超过24米,高度最高4层。如此一来,便可保证良好的通风和采光,也让巴萨拥有充沛的绿地。建筑物不致太过密集,卫生条件也能得到改善,人们在此沟通交流,享受生活。

  街道宽度则被限定为20、40以及60米三种尺寸,在不同情况下设置,以此来保证交通通畅。街道基本保证互相垂直,有时候也不得不为旧有的道路做一些妥协,便会出现八边形街区被斜向街道一分为二的情况。

  有的时候又是为了交通方便设置斜向街道,毕竟对角线才是穿过一个方形最短的路径。直到1999年才完工的Diagonal大道就像它的名字一样,穿过无数街区,成为了明信片中那条醒目的城市轴线.网格+对角线

  巴塞罗那的扩展区规划是欧洲大陆上唯一一个如此大规模的使用格网+对角线的城市,而后来的发展也证明巴塞罗那作出了正确的选择,虽然新的扩展区在尺度上与老城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但扩展区的尺度仍然是十分舒适的。

  方案为巴塞罗那未来的城市空间发展确定了很强的控制性框架,而这在从前属于欧洲权贵主义的城市美学运动中,是从未出现过的,不论是罗马还是巴黎。或许因为Cerda社会学家的出身,他的方案并没有把精力放在那些城市漂亮的王宫、广场、喷水池和大轴线上,而是为城市寻找了一条快速发展、平等高效的现代城市发展框架,虽然最终的方案和Cerda的想法相去甚远,但Cerda方案所形成的控制性框架却为巴塞罗那形成了今天独特的气质。

  整体和平等是Cerda方案所追求的,也是方案的出发点,而最终的实施,却恰恰为城市形成了整体统一下的丰富多彩,在扩展区中部新兴资产阶级聚集的区域,商人们纷纷花大价钱支持那些富有才华的建筑师来建设自己的住宅,虽然街区的整体形制被限定了,但每家都在建筑设计上寻求与众不同,特别是每个街道的切角,成为重点设计和展示得空间。而正是这样一个在整体统一下追求个性的过程,让一大批以高迪为代表的建筑师有机会大展拳脚,米拉公寓等一系列经典作品正式在这种背景下应运而生,形成了今天巴塞罗那独特的气质。

  自从Cerda规划方案的提出后,巴塞罗那扩展区的城市发展的密度就逐渐增加。在最初Cerda的构想中,整个城市底层架空,庭院中间是开放的花园,建筑密度很低,有充足的阳光和新鲜空气,街道上植满绿树,再也不会出现巴塞罗那老城那样拥挤脏乱的城市空间。而在实际的建设中,Cerda关于低密度空间的构想逐渐破灭了,城市控制发展的规划法令每隔一段时间就调整一次,允许街坊更加高密度的发展。

  在财政困难时期,投资者面对诺大的远离市中心的新城和尚未完善的市政设施打了退堂鼓。直到19世纪70年代,在经济大幅增长的刺激下,大部分被闲置的新城规划区才又开始建设起来。巴塞罗那最大的城区扩展区(Eixample)就是在这样的情形下形成了。井喷式的建设持续到1885年,在此期间巴萨人口增长了两倍。

  如果我说高迪的很多代表作品,从巴特罗公寓,米拉之家到圣家堂都位于这个区域,便可以估计出它在现代主义及新艺术运动中所占的地位了。当时的Eixample富人商贾云集,建筑师们找到了他们的伯乐,让加泰罗尼亚文化的花朵在繁复精美的装饰和生动的建筑线条中放肆地盛开。当人们谈论巴塞罗那的八角形网格状城市肌理时,他们谈论的是Eixample。巴塞罗那也由此成为了世界上新艺术风格建筑最多的城市。

  自1859年Cerda提出规划方案至1889年间, 巴塞罗那城市政府按照瑟达最初的构想控制扩展区的建设。规定街坊建筑密度不得超过50%,剩余的空地辟为花园,建筑限高5层。1891年至1932年,随着大批移民涌入,城市人口迅速增长,对城市发展密度的限制逐渐放宽,建筑密度限制为73.6%,可以修建7层住宅,并逐渐允许夹层,半地下层,和通过以阳台的方式突出红线年以后,建筑控制继续逐渐放宽,街区内部采光天井和庭院的面积更加减少。

  而在1976之后,随着工业的衰退,城市开始重新清理过渡拥挤的住房,复兴了部分衰败的街坊,才又使得街区的密度逐步的趋于合理。

  虽然在实施的过程中,城市建设的密度不断的突破最初的规划构想,也在20世纪导致了巴塞罗那城市空间的过度拥挤和衰败,但Cerda对巴塞罗那的控制性要素却一直延续了下来,形成了今天巴塞罗那独特的气质。步行穿走在今天的巴塞罗那扩展区,仍然可以感到那个年代新兴阶级和城市贵族两种不同文化的斗争,而这段历史,被永久的凝固在了巴塞罗那的城市空间里。

  中心这个多条大道交汇的醒目的椭圆形广场便是Glòries广场。在Cerdà的规划中这里将成为新城区的中心,

  这个早在1859年便已定下蓝图的乌托邦,历经150多年的坚持和成长,它的理性与秩序在今天看来也是如此令人震撼。在巴塞罗那,人们等待的不止是圣家堂。

  2018年,为了应对20年来,城市交通拥堵,空气质量下滑的问题,巴塞罗那政府宣布实施一项超级街区计划“superblocks”。

  大体来说就是将Carda所设计的3×3个八边形街区相连,也就是锁起来,不让机动车进入,形成内部的绿色交通系统和外部现有的网格市政道路相互独立,形成一个1公里见方的超级街区。

  在这座“小城寨”里,并不是要对所有机动车都赶尽杀绝。相反,在这个九宫格的外围,汽车、货车、城市大巴一定要有,在里面,内部车辆只准在一条循环路上走,最高速度10迈。这个计划的第一个目的,就是让汽车减速,第二个目的是减少路边停车。要让车都停在地下停车场里。你能想象在人行道不必再避开车辆吗?

  超级街区计划面临着许多反对的声音,许多市民都说去市中心变难了,而商人们则担心不能及时装货卸货。至于改革的操盘手 Rueda,他表示一切在意料之中——他对 Business Insider 解释道:改革总会有反对派…我们似乎忘了走路的总比开车的多。

  在纪录片《城市的远见》中,90年代的巴塞罗那,由于棋盘式的规划导致大量游客迷路,每个路口都长的一模一样,街区之间也没有什么特色的区别,居民也对这种一成不变的景色早已厌倦,针对于这种情况,巴塞罗那推行了一项新的街区政策,向全球的雕塑家广发英雄帖,征集名家作品,建设费用由政府和周边企业共同买单,就这样大量的优秀雕塑作品如雪片般涌向巴塞罗那,那些出名的不出名的雕塑家都希望通过这次竞赛提高自己的知名度,这是一次城市更新和艺术活动的双赢。

  漫步街道你一边可以在老城区看到古典的巴洛克雕塑,一边几百米以外的扩展区各种现代雕塑竞相登场。

  所以,当我们手捧理论书籍畅谈规划思想的时候,当我们试图用科学包装设计的时候,请回看一下历史,对于巴塞罗那来说,在19世纪中期棋盘式的城市布局给了巴塞罗那一个不一样的未来,就像在一个关键节点上形成的多元宇宙,我门相信在另外一个宇宙中Rovia的方案也不一定会使巴塞罗那泯然众人矣,但在其后无数时代无数的关键节点中,巴塞罗那不断的做出当下最经济性价比最高的选择,这种经验是值得我们借鉴的

  当今中国二三线城市规划,新城规划如火如荼,一线城市也面临着城市更新,也许我们需要的不是各种规划院做的行活,成立一个规划研究小组,对一些典型城市进行不间断的5年10年15年的跟踪分析,可能反而效率更高。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

+ There are no comments

Add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