颁奖典礼、运动会、学生活动必备曲目

管弦乐曲,奥地利作曲家老约翰·施特劳斯作于1848年。是老约翰最著名的代表作,经常作为通俗的管弦乐音乐会的最后一首曲目。每年著名的维也纳新年音乐会也总是以这首曲子作为结束曲,并已成为一种传统。

约翰·约瑟夫·文策尔·拉德茨基·冯·拉德茨伯爵( 1766.11.02-1858.01.05)是波希米亚贵族和奥地利军事将领,民族英雄。在1850年-1857年,他任伦巴地-威尼斯地区总督,全军上下莫不爱戴,称之为拉德茨基老爹。他以91岁高龄在米兰辞世,皇帝弗兰茨·约瑟夫一世亲自主持葬礼,下令在全国范围内哀悼14日。奥地利作曲家老约翰·施特劳斯为他的胜利专门谱写了《拉德斯基进行曲》进行颂扬,成为每年维也纳新年音乐会的保留节目。

1987年的新年音乐会,也是中国中央电视台第一次将维也纳新年音乐会搬到中国来,向国人直播的那一年,当最后的《拉德斯基进行曲》欢快乐的旋律响起时,听众情不自禁地应和着节拍鼓掌。这时的年度指挥家赫伯特·冯·卡拉扬转过身来,示意观众随着音乐的强弱和节奏来鼓掌,其实,这是维也纳新年音乐会早已形成的惯例,每当音乐会最后的《拉德斯基进行曲》响起时,这个音乐家与听众水融的鼓掌场面是加演曲目中的保留场景。

这首曲子本是老约翰·施特劳斯题献给拉德斯基将军的。拉德斯基是奥地利的陆军元帅,从1815年至1831年,他在威登伯克、隆巴等地任骑兵总司令。拉德斯基积极维护奥地利帝国殖民统治,曾率领军队侵略邻国意大利,并在意大利北部任总督多年。老约翰施特劳斯所写的这首进行曲正是炫耀了奥地利哈布斯堡王朝的武力和拉德斯基的威风。后来,就连施特劳斯本人及其子小约翰·施特劳斯也不愿再演出这首进行曲。尽管如此,拉德斯基进行曲还是以其脍炙人口的旋律和铿锵有力的节奏征服了广大听众,人们也就渐渐地忘记了拉德斯基那段不光彩的历史,成为流传最为广泛的进行曲。

这首曲子由对比鲜明的两部分构成。强劲有力的引子之后是第一部分主题,仿佛让人们看到了一队步兵轻快的走过大街。反复一遍之后,音乐经过一个全乐队齐奏的过渡句,随后出现的是与前面主题相对比的轻柔主题,优美动听。音乐最后在反复第一部分的主题后结束。

“咚咚咚”大鼓雄浑的震响,凌空而起。一阵欢快的合奏乐,把人引入到音乐的境界。以小提琴为主的乐器,中间不时地插入大提琴,长笛,大鼓的声音,纷乱中见和谐,似乎是为军队的凯旋而热烈庆祝。从音符间可以感到人们的心情,是前所未有的欢快,更是团聚奋发的呼喊,对未来充满了憧憬。

《威廉·退尔》是德国伟大的诗人和戏剧作家席勒的最后一部重要剧作,这部作品以十三世纪瑞士农民团结起来反抗奥地利的故事为题材,歌颂了瑞士人民反抗异族压迫、争取民族独立的英勇斗争精神。罗西尼的歌剧《威廉·退尔》即是根据这部作品而写,为意大利作曲家罗西尼的代表作,体现了其艺术的最高峰。剧序曲比歌剧本身更为有名,是音乐会上经常演出的节目之一,全曲描绘阿尔卑斯山下瑞士的自然环境,和瑞士革命志士慷慨激昂视死如归的进军。曲中旋律优美、 节奏活泼宛如一首交响诗 。这首序曲共分四个乐章,连续演奏,因此也是较罕见的分乐章歌剧序曲。

出自美国德拉(TELARC)公司1986年出品的一张CD《Round-UP》,原是电影《七侠荡寇志》的主题曲,也是大家非常熟悉的万宝路广告主题曲,激情澎湃、无比豪迈。其曲目充分表现出美国音乐的特点,融合了古典、爵士乐与现代等形式多样的音乐风格,配合优秀的录音,让听众充分领略管弦乐多元化的音色表现。

经常运用在各大颁奖现场,从一个欢快的引子进入,曲调上下起伏,节奏几乎相同,其中有变调,变拍和变速。

.“ 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主题 · “奥林匹克的荣耀”(又称:奥林匹克进行曲),美国当代音乐大师约翰· 威廉姆斯(Jhon Williams)的大作。分别收录于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和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的官方主题音乐专辑,由约翰 · 威廉姆斯(Jhon Williams)亲自指挥波士顿通俗交响乐团完成。“奥林匹克的荣耀”体现了Jhon Williams一贯的大气磅礴的气势。在乐曲的旋律和气势方面尚无同类音乐能与之企及。此曲气势磅礴,雄壮激昂,响亮的号角使人激情澎湃,细密紧促的鼓点使人英气勃发。如此优秀的作品必会成为传世之作。 ”

1971年亚非乒乓球邀请赛在中国举行,当时体育健儿入场时所用的那首雄壮有力而又不乏自豪抒情的《运动员进行曲》,就是由原中国人民军乐团吴光锐、贾双、李明秀三位同志共同执笔而成,这首乐曲家喻户晓,人人皆知,流传久远,在中外均有一定影响,在军乐艺术的历史中也起了一定的作用。 ”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

+ There are no comments

Add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