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永新专访:来自香港“一丹奖”颁奖典礼现场的声音

2022年12月4日,全球最大教育奖项、有教育诺贝尔奖之称的“一丹奖”颁奖典礼在香港举行。“一丹教育发展奖”得主朱永新教授通过网络连线,接受了现场采访。(现场采访为英文。以下为翻译的中文)

朱永新:9月17日早晨,我正在河北北戴河全国政协培训中心。4点50分起床后如往常一样阅读写作。7点约了一位前来参加培训的老朋友跑步半个小时。8点早餐时,接到香港陈一丹基金会马逸灵秘书长的电话,正式通知我已经被评为今年一丹教育发展奖的得主。我的第一反应是:中国一线教育工作者的探索,被世界看见了!中国教育一线的行动经验,被国际教育专家认可了!第一时间和秘书分享了这个消息。好开心!

首先当然要感谢22年来与我一起奋斗的新教育团队,感谢新教育实验区、实验学校的全体师生。毫无疑问,荣誉属于全体新教育人,我只是代表大家领奖而已。

我还要感谢一位特殊的教育人:我的父亲。他是一位普通的乡村小学教师和校长,一位特殊教育学校的校长,也是一位曾经荣获中国教育部颁发的全国优秀教师称号的一线教育工作者。是父亲的一言一行,把教育理想注入我的生命之中。

我要衷心感谢这个时代。是中国改革开放的大潮,为教育研究者提供了探索的勇气和前行的力量。这个奖记录着中国教育一线行动者的探索,获奖也是对中国教育改革开放成就的认可。

我也要感谢中国民主促进会。我们是一个拥有12万名教师会员的“教育党”,让我把本职工作与新教育探索有机结合起来。

我要特别感谢陈一丹先生的慧眼和情怀。一丹奖的设立,不仅填补了国际教育大奖的空白,更为全世界有志于通过教育提升人类福祉的人们,创造了互相发现、互相学习、共同提高的机会;同时要感谢一丹奖评委会和基金会的信任和鼓励,在全世界的优秀同行中,选择了我们,推荐了我们。

3、主持人问:新教育实验的 “教师成长模式” 将最新学术研究带给一线教师,并建立起一个专业发展共同体。朱教授可否进一步分享获奖致辞时提到的 “线上学习中心” 计划如何更好地支持教师发展?

朱永新:新教育实验有效地提出了教师职业认同+专业发展的教师成长模式,把教师成长的三种理论与流派有效整合成为专业阅读、专业写作和专业交往的操作方式。我已经决定捐出我的个人奖金1500万和项目经费1500万,建立一个“新教师”专项基金,在线下推进几个重要的教师成长计划,其中有几大板块:一是要建立一个培养未来教师的“实验班”,一是要建立一个探讨在职教师培训方式的“明师班”,一是要建立一个协助培养发展中国家教师的“国际班”,一是要建立一个帮助乡村教师成长的“乡村班”。

这些行动所取得的经验,通过进一步梳理汇总后,整合新教育原有的教师网络学习项目,成立“线上学习中心”,成为一个教师能够进行专业阅读、专业写作、专业交往的自助学习、自主学习的教师成长共同体,向全社会、全世界免费开放,希望为中国以及全球的教师成长做一点探索,也借此向一丹奖、一丹基金会表达我们中国新教育人的敬意和感谢。

4、主持人问:每一位参加今晚 2022 一丹奖颁奖典礼的嘉宾都在以自己的方式推动教育进步。如果您可以给所有推动教育工作的人一条建议,您会提出什么建议?

朱永新:中国教育部原部长陈宝生在评价新教育时说:“一段时间以来,很多人在论道,而永新却在行动,而且一步一个脚印地前进着。很多人在争相指责今天的教育,而永新却在示范明天的教育。很多人提供的是设想和理念,而永新提供的是方案和经验。中国教育也需要前者,但更需要后者,前者供过于求,后者供不应求。”

我们新教育人也有一句话:行动就有收获,坚持才有奇迹。所以,我的建议是:行动起来吧!从自己做起,从自己的家庭、自己的教室、自己的校园、自己的身边做起,我们就能创造一种幸福完整的教育生活!

朱永新:我同时想起了两个故事。一个故事发生在去年也就是2021年7月5日,厦门市同安区第一所新教育实验学校梧侣学校的学生,考上了清华大学哲学系,成为当地20年以来第一位考上世界名校的孩子。这所学校95%的学生是务工人员子女,从2010年建校第一天起,就开展新教育实验。

一个故事发生在2015年的安徽省霍邱县。这个县城也是从2010年开始开展新教育实验。此前,因为地处偏僻、教育资源匮乏,许多父母们纷纷告别故乡,忍受各种不便,到周边城市安家,只为让孩子进入更好的学校读书。开展5年新教育实验后,当地教育品质得到父母们的普遍认可,当地一所小学的学生竟从500人增加到1500人。

有的是多年前,有的是近几年;有的是城市,有的是乡村;有的是进取深造,有的是平静美好……这样的教育故事,在新教育教师的教室里,每天发生。每次听到一位位老师告诉我这样的消息,我都觉得:教育,真的可以很幸福。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

+ There are no comments

Add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