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诗词“唱”出新滋味 93岁史鹏湖南方言吟唱《将进酒》 北晚新视觉

2017年11月10日讯,明亮的舞台上,一人手抚琴弦,一人箫声悲切,另有一位白衣长发的女子立在中间,在清远悠长的乐声中把《阳光三叠》唱得凄恻苍凉——这位气质脱俗的歌者就是著名歌唱家、上海音乐学院教授方琼。昨晚,一场名为“长相知”的古诗词音乐会在北京音乐厅中上演,方琼联手姜嘉锵、史鹏等艺术家,把《胡笳十八拍》《长相思》《关雎》等观众们熟悉的古诗词“唱”出了另一番古色古香的意境。

怀古的情调在音乐会的现场随处可见,舞台的布置虽然极为简约,一方琴桌却已然是古韵十足;台上的演奏家和台下的许多观众都身穿飘逸素雅的旧式衣衫,就连一向花花绿绿的节目册也被装订成了素雅的线装书。方琼在节目册的扉页上这样写道:“诗词最开始就是吟唱的,后来随着时代的变迁、文化的繁衍,就只是读了。读能让我们感受到诗词的精美,但我以为,唱,也别有一番风味。”为了寻回这些失落已久的“曲”,方琼和自己的团队翻阅了大量现存的曲谱和琴谱,向精通音乐和古诗词的专家学者多方求证,力求能够还原曲调的本来面貌,在此过程中,方琼联系到了许多吟唱诗人,93岁的史鹏便是其中一位。尽管已年过九旬,除了走路时需要人稍微搀扶,史鹏的身体和精神头儿都好得不得了,他耳聪目明、声音洪亮,一首用湖南方言吟唱的《将进酒》如金石坠地,铿锵有力。

83岁的著名歌唱家姜嘉锵是另一位现身昨晚演出的老将。多年来,姜嘉锵一直致力于古诗词音乐和歌曲的推广,在他的演绎下,《伯牙吊子期》凄凉悲恸,《板桥道情》却充满了避世逍遥的快活轻松。“我唱了很多现代的民族歌曲,但回过头来一想,我们中国语言最美的地方都在诗词里,它的每一字每一句都有太高的价值。我年纪也不小了,但我会继续唱下去。”

台上的音乐家实力超群,台下的观众们也都不是等闲之辈。阎维文和王宏伟都来到了昨天演出的现场,在世界乐坛风头正盛的男高音歌唱家石倚洁也坐在观众席间静静聆听,每曲结束,他都毫不吝啬地送上自己的掌声。“我演的基本都是西方的歌剧,就算演过贾宝玉,那也是一部西洋作品。我很少听这种形式的音乐会,全部用民族乐器来唱古诗词,我发现我们的古曲真的是博大精深,这对我来说也是一个很好的学习的机会。”

504字的《阿房宫赋》,616字的《琵琶行》,803字的《逍遥游·北冥有鱼》……这些以字数和难度著称的古诗文,最近被几名年轻音乐人制作成了歌曲,甚至还推出了一个“高考背书系列”,引起了一些专家的关注。专家认为,把古诗词谱成歌曲有助于学习和记

说(shuì)服变成了说(shuō)服;粳(jīng)米变成了粳(gěng)米;荨(qián)麻疹变成了荨(xún)麻疹;…… 2月19日以来,《注意!这些字词的拼音被改了!》引爆了普通话读音争议之火,文章列举出多组词新读音,让网友感叹,以

近日,一个转爆朋友圈的帖子《这些字词的拼音被改了》,让许多读书人瞬间风中凌乱。 按这帖子的表述,词典和新版教科书们正悄悄为“白字先生”正名:“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的“衰”不再读(cuī),而读(shuāi)了;“远上寒山石径斜(

我读古诗,附庸风雅的时候多,真正沉潜下来的时候寥寥无几。许多词句似乎记得,但却不能言之一二。这是不求甚解的阅读,自然不能得到真趣。 孙 郁 《诗外文章——文学、历史、哲学的对话》王充闾 人民文学出版社 有一年听过叶嘉莹先生的关于古诗词的演讲

北京晚报讯 “百川东到海,何时复西归?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一首家喻户晓、规劝青年人珍惜大好时光的《长歌行》被谱上了欢快明亮的曲调,被孩子们用纯净的童声轻轻唱和。 昨晚,首届保利亲子艺术节的压轴剧目《古诗童韵音乐沙龙》公益演出在保利剧

春节期间,一档吟唱古诗词的节目“燃”遍朋友圈。一提诗词吟唱,我们容易想起白须长袍的宿儒,用抑扬顿挫的古调吟咏古诗,雅则雅矣,却让习惯快餐文化的今人敬而远之。而这档《经典咏流传》,不但把古诗词唱出厚重的文化情感,也注入磅礴的现代风范。中央电视

2017年2月14日讯,昨天,多地中小学开学。送“五福”、吟“经典”,讲“创意”、学“民俗”,新学期第一课多姿多彩,让孩子们眼前一亮。山东省博兴县实验小学举办“品味经典诗词会”,河北省邢台市桥西区幸福源小学学生在开学第一课上诵读《唐诗三百首

2014年9月16日  北京  本市七成使用“京版教材”(由北京出版社出版)教材的初中生目前在初三不设历史课,历史集中在初一初二授课。但明年入学的新初一学生将使用新的京版初中历史教材,新教材总册数从4册变为6册,课程将覆盖初一至初三所有年级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

+ There are no comments

Add yours